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娱乐 > 陈建斌 蒋勤勤结婚八年不办婚礼

陈建斌 蒋勤勤结婚八年不办婚礼

2020-02-14 15:26

陈建斌 蒋勤勤结婚八年不办婚礼

地区:中国大陆

类型:明星资讯

简介:(陈建斌,陈建斌,陈建斌,《一个勺子》,一生一次的奖项,恭喜恭喜)主持人:当时发表这个获奖感言的时候,是险些就忘了感谢家人和蒋勤勤是吗?陈建斌:因为当时就没有准备更多的感言,就准备了一套感言,那一套就是标准化的嘛,第二个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有点脑海一片空白那种。蒋勤勤:我发现他会有点紧张,我化完妆回去之后,我发现他坐在床上,我说你为什么不睡觉,他说我睡不着,我说你还失眠,真难得。陈建斌:我,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但是我,我想说,感谢我的感人,对,感谢我的家人。(蒋勤勤都落泪了)陈建斌:感谢我的妻子,就是感谢我的家人对我的支持。主持人:那天晚上在现场,有人数了,说她是四度落泪,你有看到吗?陈建斌:我看不到。主持人:因为你的视力不好。陈建斌:视力好也看不到,因为离的特别远,而且从那边下台之后,不是说马上就回去,我们就后台去办别的事了。采访啊什么,等我回来,都已经是过了很长时间了。蒋勤勤:我可能一辈子都会铭记,因为在这里,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发生。我觉得夫贵妻荣,我说了,你看我给你带来多大的福气,你的每一步重要的成长,都有我在旁边。这个戏也有我,我也有演出,我不是说在背后,好象帮你弄家里或者怎么样。陈建斌:大溪水生万点金,捷报频传奖勤勤(蒋勤勤)(这太妙了)陈建斌:所以娶老婆这个名字很重要的。虽然那之前很多年我也没有做,我也没有拍,但是她一直相信,她觉得我可以做,而且能做好这件事情。蒋勤勤:因为从《乔家大院》我们就看到他了,那个时候他当然名不正言不顺,老去要指挥这个,要怎么做,那个要怎么做,那个要怎么做,你就发现他身上是具备这种能力的。他是可以做到的。陈建斌凭借自导自演的一部电影《一个勺子》,在今年的金马奖上斩获三项大奖,今年44岁的陈建斌还完成了人生的另一件大事,那就是补办婚礼,自2006年至今,蒋勤勤和陈建斌结婚已有八年,但陈建斌始终欠蒋勤勤一个结婚仪式。蒋勤勤:陈老师,你说我弄这个吗。陈建斌:随便,你是自由的,你愿意弄什么都可以。蒋勤勤父亲:很遗憾,我们从来没提过那个字。蒋勤勤母亲:包括他的父母亲,以前都没说过。可以说也有遗憾。陈建斌父母:我们是希望他举办一个婚礼。(亲嘴,不行,不行,得使劲。)在儿子小老虎和双方父母的见证下,陈建斌终于给了蒋勤勤一个迟到八年的婚礼,然而两个人的幸福可谓来之不易,当初陈建斌、蒋勤勤在拍摄《乔家大院》时,因戏生情,那时的蒋勤勤父母并不看好俩个人的感情。蒋勤勤:我妈妈也在问,就说看中了他什么了?他那个时候,他又不是一个特别知名的演员,说实话,《乔家大院》那个时候,虽然他的《结婚十年》好象很红了,但是我妈我爸都没看过,所以对他完全不了解。他又没有什么经济能力、经济实力,所以我妈就觉得,为什么你会看中他。陈建斌父亲陈国俊:开始我们还觉得,你找了这么大的一个明星,那将来架子很大,可能对我们父母都不太理事。难得的是结婚八年来,蒋勤勤与陈建斌一路相伴,作为精神和事业上的伴侣,蒋勤勤也是最懂得欣赏陈建斌的那个人。蒋勤勤:我能跟我的妻子一块来这儿,我觉得她是最伟大的妻子。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你真的是多才多艺,写诗。陈建斌:那个写诗,那个都是打油诗,那个不能算数。江山万里存知己,微信几行若比邻。主持人:你写给蒋勤勤的那些诗,还是非常非常感人的,所以将来有没有可能把那些诗集结成册的可能。陈建斌:我觉得就不要贻笑大方了,真的。比如说我写过一个诗,当你不再爱我,也没什么,我们不再感到痛苦,我们不再感到幸福。蒋勤勤:看完了之后,大发雷霆,我心里边特别受伤害,我已经把东西都收拾了。主持人:真的?准备走了?蒋勤勤:痛哭流涕,给我的闺蜜打电话,陈建斌:我不知道为什么啊?。看似文艺青年的陈建斌在中学时代对写诗产生了兴趣,上大学后又迷上了摇滚乐。主持人:你大学时候组过一个乐队吧,小公驴乐队。陈建斌:小公驴,嗯。主持人:你是主唱。陈建斌:我是主唱。主持人:王学兵是副主唱。陈建斌:副主唱,对。主持人:就两个人吗?陈建斌:就我们俩。王学兵:然后我们俩也不会乐器,我们俩的乐器就是一张嘴,我还会打口哨。主持人:在2013年的时候,你还曾经说要出专辑呢?陈建斌:那个真的仅仅就是爱好,那个不是我们的专业,我觉得也不可能做到专业的水平。李亚鹏:他绝对到不了能出专辑的水平。他唱谁的歌都是新疆的味道。陈建斌:明月几时有。是谁对我说,啊。什么来着。蒋勤勤:爱我永不变。主持人:你最喜欢哪两首?陈建斌:你把她给问住了,因为她根本就不记得我唱的歌。蒋勤勤:我怎么不记得。我还陪你去录音好吧。主持人:那个专辑后来录了吗?陈建斌:没有,就是那个没弄完了呢?因为后来我又这样那样的事。所以它是个业余的事。多年以后,我会想念这个晚上,雪落在你的头上,你的头发很香。陈建斌与蒋勤勤无论在工作中抑或是生活中都有着各自的分工,儿子小老虎已经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蒋勤勤把更多的时间用来相夫教子,陈建斌则去追逐他还没有实现的梦想。蒋勤勤:真的,只要有我在家,他觉得他出去都会非常的放心。主持人:请问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蒋勤勤:操心的命啊。因为我就是那样,什么事情都喜欢亲历亲为,自己去做,所以他也会放心。什么儿子的一切,包括家里所有的一切,洗衣服、叠衣服,小到这些细节,后来我真的是,后来是陈建斌跟我说过无数次,我求求你了,不要再整理我的书房了,(对于您来讲,女人撒娇这件事是件好事还是一个特别负担的事)陈建斌:撒娇,有益身心健康。蒋勤勤:特别不会撒娇。我想老陈,他可能对那也不敏感吧,他可能好象没有,我有的时候我撒个娇,他会觉得,哎呀,太吓人了,怎么你忽然变成这样了。(你对他关心那么多,你对他爱那么多,我你,然后我就会那样,他说你跟一个小孩吃醋,你跟老虎,跟你自己的儿子还吃醋吗)陈建斌对儿子小老虎极为喜爱,虽说自己在演艺事业上有成就,但是作为父亲的陈建斌却不希望儿子走上文艺这条路。主持人:现在在小老虎的身上,你的这些兴趣爱好有影子体现出来吗?陈建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我希望他不要做这个了,他可以做点别的事情。主持人:比如说呢?陈建斌:比如说就是做个科学家,不是挺好的吗。蒋勤勤:我们现在在诱导他,做科学家多棒啊,你看,他们可以发现黑洞,然后去探测一个新的星球,然后新的生命。陈建斌:就今天我们吃中午饭的时候,他问了我好多这个问题,他跟我探讨,比如说科学幻想,我就跟他直接,因为他已经八岁了,我说这些问题我真的回答不了。主持人:所以那你会想说,要自己也去学习一些这些方面的知识,跟他一起来学吗?陈建斌:我可以去在百度上查一下,查一下百科全书,但那毕竟不是我的专业。蒋勤勤:我觉得我老想尽办法去解决他的问题,然后陈建斌老会在旁边说又胡说八道吧你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