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娱乐 > 不照镜子的人

不照镜子的人

2021-10-23 12:58

不照镜子的人

第一次说不

2021年的一个深夜,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的片场,饰演男一号的井柏然对助理说,“要是明天导演坚持那么拍,我就不干了,请你给我订好机票。”

他与导演娄烨因为一处刷情的设定产生了分歧。在娄烨的设想中,井柏然所饰演的警察要和宋佳饰演的嫌疑人有一场激情戏。井柏然觉得,这不符合警察的逻辑。

拍这场戏的前一天晚上,在所有人收工赶着离开时,井柏然拽着导演开起小会。“我就把所有的为什么,我的理由全部跟他说了。”在听完娄烨对这场戏的诠释后,他依然无法认同。

那天回到房间,他纠结得睡不着,一口气给5个朋友打了电话,得到的答案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导演说的没问题啊。”只有同剧组的演员张颂文,站在井柏然这边,第二天,两人带着替代方案A和B去到片场,上演了一场“策反”。那场戏最终以井柏然设想的方式通过了。他感到意外,同时也感激。

“如果没有张颂文老师,”井柏然说,“我仍然会坚持,我可能真的会飞回来。”

这符合井柏然内在“十分倔”的个性,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却是一次反常的破例。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会在如何演戏这件事上拥有独立的想法。

“以前导演说走到这里,好,走过来;导演说动一下,那就动一下。”井柏然挥舞起手臂,模仿从前他在片场的样子,“像木偶一样。”

2006年,18岁的井柏然参加了大型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并成为冠军。但随后入行,他经历了漫长的自我怀疑与否定。

签约华谊,井柏然开始逐渐认识苛刻的娱乐圈环境。跳舞没记住动作、舞台没表现好,“身边每个人都会和你说你不好,你不行”。他形容这种感觉像被“扔到海里”,几乎有些窒息。“其实你也是个有自尊心的人,你也知道自己不好。但是总希望可以有一个过程,而不是天天用这种声音把你逼到墙角里边,让你把衣服扒光,告诉你自己有多么不好。你总是觉得,可以给点儿希望吗?”

选秀积累的热度在3年内就被消耗殆尽了。那段时间,井柏然被埋在密密麻麻的通告里,不停地坐飞机、大巴,“每天睁眼就是在路上”,从大城市到小县城最后到遥远的山村,而台下的欢呼声越来越少。

“你心里知道,到头了。”井柏然说。更令人绝望的是一种被放弃的感觉。“他们不会批评你歌唱得差、戏演得差,因为你是个选秀出来的偶像嘛,他们对你就没有要求。”

有段时间,朋友将井柏然的唱片放在车里循环地听,并称赞他唱得好。井柏然不为所动。“你说能听吧,还行。但我从来没觉得说,我努把劲儿,就没周杰伦什么事了,下一个张学友就是我了。这不是属于我的(道路)。”

为了继续在演艺之路上走下去,井柏然选择转型做演员。经纪人曾无数次建议他:去演偶像剧吧,你这个年纪就该演偶像剧。看到同辈演员因偶像剧爆火,井柏然的内心不是没有触动,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种真正踏实的、凭借实力吃饭的状态,他厌倦了靠人气获得存在感的方式,并认为那是“守不住的”。

从2021年到2021年,井柏然一共参演了18部电影,前期的大部分作品都是戏份不多的小角色。相比电影资源,偶像剧的男主对他来说更加唾手可得,但他“抵制住了诱惑”——“我想成为一名专业的演员。”

没有科班背景、没有专业训练,井柏然清楚自己的演技勉强,只能用态度补足。10年下来,他在圈内被认为是最能吃苦的青年男演员之一。拍摄电影《失孤》时,右腿贴在摩托车排气管上烫伤;《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取景广州,盛夏的街巷里高温在40摄氏度左右徘徊,井柏然因不断奔跑而呕吐,跑了吐,吐完了再跑。

不照镜子的人

不照镜子的人

《捉妖记》的投资人江志强、《盗墓笔记》的导演李仁港、《捉妖记2》的導演许诚毅,都曾在合作后将他推荐给其他的剧组,但这些也没能带给井柏然真正的自信。

“这种不安或许会存在于每一个演员的心底。”演员白百何说。在与井柏然合作完《捉妖记》3年后,白百何受邀参加电影《后来的我们》首映礼,为其中井柏然的表演感到惊讶:“在这个电影里我看到他不同层次的递进。”私底下,她逗趣地和井柏然开玩笑:“我以前是和替身在演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