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娱乐 > 许晴谈被前建行行长包养:出狱后曾联系我

许晴谈被前建行行长包养:出狱后曾联系我

2020-10-28 04:39

许晴

许晴

王雪冰

王雪冰

  纯粹的

  许晴和季羡林的一位博士生有过一段恋情,那段感情给她最大的惊喜就是,她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完全不费心思在日常的东西上。

  比如她和博士生吃完饭准备一起上车回家,走着走着发现他不见了,他稀里糊涂地上了另一辆车;或者他喝酒的时候和别人干杯,酒杯里面却是空的。“你都会觉得特别拙,但是你就会很疼爱他。”

  在一起两年后,博士生决定不当学者而去经商。许晴说,一天下午她听到了他与一个生意伙伴的电话,对方问他认不认识周润发夫妇,他对着电话情绪饱满地说“当然认识”。许晴知道他根本不认识,在那一刻,她决定离开他。

  许晴说自己离开一个男人的原因都很简单:当对方不再有人格魅力的时候。比如当对方流露出“小男人”一面时,一旦她看到这一面,她就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产生爱。

  在朋友程希看来,许晴觉得这个人某个点能打动自己,她就会从物质到情感完全付出。在最喜欢的姥姥去世的那一年,她谈过一场恋爱,因为这个人说话的尾音和她的姥姥很像。

  许晴就要最纯粹的东西,她也会给对方最纯粹的,她要每天都像第一天恋爱,“就是电话的声音你都不能是疲惫的。”许晴说。在程希看来,这些男人都是踮着脚尖在跟她生活,有一天他们累了,放下来的时候,也就没了。

  2002年,博士生与许晴共同的朋友、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王雪冰被捕。此后,许晴是王雪冰情人的传闻流传甚广,她被称为“行母”。只要她出演一个新戏就会被翻出来一次。许晴的一个律师看不过去,到法院调出了王雪冰的案宗,案宗上,王雪冰承认自己有3个情人。但律师告诉许晴,这些女性的名字都不能报,她们都还跟别人有关系。

  2006年,《南都娱乐周刊》记者卓伟综合已有报道、传闻信息,并做了一些采访,写了一篇有关许晴人生经历的文章。卓伟对《人物》说,许晴的律师给他打电话提出抗议,“并不是因为王雪冰这个事儿,而是因为她父亲的事儿”。卓伟去了许晴父母所住的大院询问了她父母的婚姻情况,文章中提到许晴父母离异,父亲与一个比他小20多岁的保姆结婚。许晴通过律师客气地提出抗议,说这个是完全失实的,她父亲只是对保姆、下属、警卫员都特别好而已。

  三四年后,卓伟干狗仔队偷拍许晴,那时许晴跟卓伟通过一个电话,“态度也挺诚恳的”,这次许晴提了一下王雪冰的事,“就是说这个女明星另有其人,然后她为那个人背了不少年的黑锅,但是那个女明星是谁呢,她也没有说。”

  许晴告诉《人物》,前年她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朋友在电话里让她跟另一人通话。你知道我是谁吗?对方问。我不知道,许晴说。对方说他是王雪冰。“当时他刚出狱。”许晴回忆。

  许晴说雪冰哥你简直害死我了,对方笑着表示网上的新闻他都看过了。他看到许晴在《鲁豫有约》中直面质疑,回答“一个国家能让行母来演国母吗”,他觉得这个女孩坦荡极了。

  “但有一点我要跟你纠正错误,”许晴重复王雪冰的话说,“你说咱们俩没单独在一起过,你忘了,在XX那个院子里,咱俩打过乒乓球啊……旁边应该没人啊,至少两分钟、5分钟没人啊。”

  刚传出这个绯闻时,许晴埋怨过会不会王雪冰在自己吹牛。听到王雪冰这么说,许晴一下子释然了。

  “我一直特别霸道地说,喜欢我的人,一定都是善良健康的,不喜欢的一定不健康,一定不善良。”5月10日,《人物》记者在侧,许晴接受了另外一家媒体的采访,“这是我特别自信的,你们写都没有问题。”

  美好的

  《花儿与少年》前两集播出后,许晴团队负责人马玉关心这个节目会不会继续按照省钱的逻辑剪辑下去,“最后导演组的人跟我说,因为看了前两期的反应,大家更喜欢苦游,更喜欢天天算钱,更喜欢女汉子,更喜欢那个接地气的生活。”

节目组有他们认为的美好,总导演廖珂认为美好的东西就是,“人和人的相处啊,从最开始的陌生,然后一起奋斗,到最后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不过,真实经历过这次旅行的人们各自心中也有他们认为的美好。

  张翰觉得美好的,是他被肯定的瞬间。“刚下飞机的时候,佩佩姐就会说,哎你们一定要多鼓励多支持他的工作,听到就会很心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