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娱乐 > 放下所有扮演的井柏然

放下所有扮演的井柏然

2020-10-08 10:43

即便从没预设过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井柏然自然而然、又无可避免地“扮演”着个人、社会、公众视野中的某些“角色”,一如采访这天,他换上的三身衣服:得体妥帖的西装,时髦的当季时装和舒适的私人连帽衫。

放下所有扮演的井柏然

藏青色羊毛大衣、棕色毛衣、黑色西装长裤
和灰白色厚底短靴 均为Bottega Veneta
积家北宸系列 响闹潜水腕表Jaeger-LeCoultre
小井先生
井柏然走进妆发间,有种微妙的突兀。
这是一间经由改造的餐室里层包厢,被用作临时的艺人休息室和妆发间,活动衣架和穿衣镜支棱在地板,餐桌上摆着贵重配饰——不巧,时髦衣物最终败北于餐厅的富丽堂皇:地毯的繁花锦簇一路绵延至椅背、沙发、桌布,天花板并列有六边形的金框小画,画着《西厢记》《红楼梦》式的故事,水晶灯悬挂正中,墙壁的莺莺燕燕、游龙戏凤也被照得亮堂。极繁主义想方设法地钻进众人眼中,井柏然当然也不能幸免。
他刚从品牌活动现场赶来,西装革履,穿笔挺、服帖的白衬衫和西裤,一副“贵公子”模样,和房间显得格格不入。现在说起“贵公子”这词,更像是他和好兄弟张若昀、白敬亭之间心照不宣的梗——但在此之前,但凡提及井柏然,便少不了“贵公子”的称呼,他时而自称“小井先生”,也有契合的雅致。
贵在哪里?去年起,越来越多人发现,井柏然“有种疏风朗月的清贵感”,当中包括时尚、设计行业的资深从业者。也是从几年前开始,井柏然工业化、现代感的家居风格受到关注,时尚表现力频繁登上微博热搜,杂志索性把他往模特的方向塑造,概念越玩越大胆,造型越穿越先锋,时尚类杂志还找他担任客座编辑——井柏然口中所谓的“时尚小动作”,一下闹大了。
身边朋友看了杂志硬照,夸他高级,顺带向他讨教拍照的诀窍,他却答不上来,“其实到现在,我也很难说出时尚是啥。”思来想去,所谓“气质”,恐怕还是跟“自己的经历、见识,以及内心的格局”有关。“这些东西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这是井柏然目前的判断。

放下所有扮演的井柏然

棕色格纹衬衫 Dries Van Noten
红色印花羽绒围巾 J.W.Anderson
积家大师系列计时全历腕表 Jaeger-LeCoultre
他也有过让现在的自己吓一跳、甚至“倒吸一口凉气”的时候。前阵子不小心翻到十年前的杂志、五年前的街拍,最好的衣服、最喜欢的品牌,被他统统堆在身上,“纯属胡来”。井柏然更笃定了想法:我已经提早交过学费了。“对时尚接触得越久,人也就越从容。不是说自信,而是习惯了(那个东西),它会很自然地流淌在你身上。”
外界看多了这些自然的流淌,把井柏然穿衣上的好品味、硬照里清冷的表现,和他本人联系起来。行业内不熟悉他的人第一次和他见面,以为他“有距离感,很难相处”,新团队在工作交接前,担心这位老板“冷淡、禁欲、不爱说话”,影视行业的创作者甚至跑来问他:你是不是只拍文艺片?
反馈在今年集体涌来,井柏然感到纳闷:从来没觉得自己文艺,为人嘛,说不上热,但也不至于冷。更重要的是,“一个东北人他怎么可能不接地气呢?”
工作室的新成员第一天接触井柏然就感受到了反差。现在,他们调侃井柏然是“民间艺人”,打趣的评价还包括“谐星”。
井柏然显然更乐于接受这样的描述,有时候,清冷、矜贵的表象其实是一种保护色,多数时候,他愿意主动揭下“生人勿近”的面具,说上些俏皮话,缓和气氛。
就像现在是采访时间,井柏然坦荡地放下了架子。他笑称自己近期的状态如同“弹在空中的弹簧”,又连忙补充,“弹起来的瞬间有点灰。”
为什么?
“太久没弹了。上面都是时尚的灰尘。”这位梗王乐得直拍大腿,没心没肺地大笑了十秒钟。

放下所有扮演的井柏然

墨绿色风衣外套、棕色高领打底衫、黑色西装长裤
和黑色皮靴 均为Bottega Veneta
积家大师系列计时全历腕表 Jaeger-LeCoultre
兰珏
第二次对话发生在拍摄中间。井柏然的头发,从绅士齐整的油头改成了慵懒、凌乱的卷发,穿着复古、时髦的全身格纹造型,身子陷在那张让他想起“东北大花被套”的座椅上,音量渐低,神色显露出些许疲惫。
他跟剧组请了假,一早从象山赶来,随后紧锣密鼓的妆发、活动、杂志拍摄、采访,一整天没进食,晚上回剧组又是四小时车程。相比前两年松弛的生活状态,近期的节奏像是回到了三、五年前,拍《影子爱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后来的我们》那阵,“所有想做的事情都堆到了一起。”
接戏的决定做得很快。年初他演电影《倒戗刺》,近年来看过最喜欢的剧本,进组前除了兴奋、期待,也有控制不住的紧张、焦虑,井柏然猛地意识到:太久没拍戏了,得重新让自己恢复到创作状态。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松弛,但等到要干活:哎,怎么有点紧张?这时候才发现,可能是松懈了。”
他的话还没完,“坦白讲,现在整个市场环境一直在变,还是要务实一些,演员还是要有更多地在作品中磨炼,不能太理想化。”
“你能说服自己吗?”
井柏然的声调倏尔高昂起来,“以前觉得,我可以在没有遇到最理想的角色之前一直等下去,休息的期间,也看到过一些或许可以去尝试的项目,还是会告诉自己,再等等。就这样边休息边等了快两年。”他把脸转向穿衣镜,如同要对里面的自己发问,“两年了还想不明白?还等?”身体随声音微微起伏。
团队对目前在拍的古装戏做了详尽的剧本测评,故事结构完整,情节有趣,角色复杂立体有挑战性,他自己也喜欢,尤其是兰珏“相对坏的一面”,提起便有跃跃欲试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