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娱乐 > 胡歌義務配音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獲超高評價

胡歌義務配音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獲超高評價

2020-03-12 09:47

原標題:小眾節目重燃大眾閱讀熱情

胡歌義務配音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獲超高評價

胡歌義務配音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獲超高評價

  還記得方艙醫院的“讀書哥”嗎?病房中靜臥讀書的他,在疫情期間帶給我們一種獨特的力量和希望。這段時間,同樣因為書而引起廣泛關注的,還有紀錄片《但是還有書籍》。這部年初在b站上線的紀錄片,累計播放量已超過720萬,獲得網友9.8分的超高評價。

  一個多月來,全民的宅家時光,也意外地延長了這部紀錄片的生命力。在最新的留言中,有網友這樣感慨:“這段焦慮的日子裡,感覺被它續命了。”

  疫情之下“但是還有書籍”

  “閱讀是一座隨身攜帶的避難所……我們希望以這個片子,記錄這個時代形形色色的愛書人,捕捉和書有關的那些精彩故事,向‘書海編舟者’致敬,為愛書人點贊。”總導演羅穎鸞在導演手記中這樣寫道。從翻譯、編輯到裝幀設計,再經過書店、圖書館,到達愛書人的手中,有些又流轉到二手書店,或被藏書家視若珍寶……《但是還有書籍》用五集的長度,勾勒出一本書的奇幻漂流歷程,也記錄下其間的閃光故事。

  第一集《書海編舟記》中,隱身於書背后的編輯、譯者首先登場。“上班、打卡、開電腦、看會兒稿、看會兒郵箱,一天就過去了。”這就是豆瓣禿頂會會長、后浪文學部主編朱岳的日常工作狀態。

  長期以來,朱岳都以寫小說為志,隻把編輯作為糊口的手段。這樣的工作狀態,持續了近十年。直到39歲那年,朱岳遇到了台灣作家袁哲生的小說《寂寞的游戲》。在他看來,這本書不亞於西方任何一位大師的作品。但在推廣的過程中,曾被100多人拒絕,甚至還因此拉黑了一個好哥們。雖然屢屢受挫,但在他的努力下,這本書最終獲得媒體推介,被擺在了書店的醒目位置。這讓朱岳第一次收獲到推出一部佳作帶來的成就感,也正是這本書,讓他的編輯生涯變得熱血起來。

  古籍編輯俞國林,更是把冷板凳坐到底的代表。在一次偶然的閱讀中,他發現了西南聯大總務長鄭天挺的一頁日記。在與鄭家后人取得聯系后,更確認這些日記保存完整,足有一箱。但是,其家人並不同意出版。被拒絕的俞國林沒有輕易放棄,他一次次前往天津拜訪,甚至和鄭天挺的兒子成了忘年交。整整十三年過去了,他終於等到鄭家后人鬆口,《鄭天挺西南聯大日記》得以問世。

  在接下來的幾集中,觀眾認識了把藏書當成業余愛好的陳曉維,陶醉於蔡皋奶奶畫筆下的“桃花源”,也為美國藝術家薄英的書籍設計震撼著,更被北京地鐵上無數平凡的讀書人感動著……一位網友在評論中這樣寫道:“新媒體時代對紙質書籍的沖擊,讀書人的基數與書籍的黃金時代相比,凋零如斯。但是我們依然可以在浩瀚的人群中找到那些相通的靈魂,珍藏書卷,愛撫封頁,痴迷文字。世間已無純粹,但是還有書籍。”

  胡歌上線幫小眾題材出圈

  “他們穿梭於字裡行間,鑽研著逗號句號的學問。他們以敏銳的眼光,探尋文學的礦脈。他們以細微瑣碎的工作,搭建起跨越語言的橋梁,擺渡於作者和讀者之間,編織著航行於浩瀚文海間的思想之舟。”胡歌溫柔平和的聲音,和這部紀錄片的氣質不謀而合。

  胡歌本人也是愛書之人,但劇組選擇胡歌配音,顯然不僅僅是因為適合。如何讓一部小眾題材紀錄片“出圈”,明星效應是被設計在其中的。很明顯的效果是,打開第一集,片頭幾乎被帶有“胡歌”的彈幕刷屏。粉絲們被胡歌吸引而來,也被走心的故事留了下來。第一集的片尾處,有彈幕說“已經忘了是胡歌在配音”。

  “請胡歌來配音,現在看來是雙贏的效果。”在b站紀錄片高級顧問朱賢亮看來,這不僅吸引了大批年輕觀眾的注意力,也讓不少喜歡紀錄片的人對胡歌“路轉粉”。“胡歌這次是全免費義務配音,一天配了十多個小時,很辛苦,讓我們也很感動,紀錄片圈內的朋友們聽了,都對他刮目相看。”

  為了適應年輕觀眾的口味,《但是還有書籍》在策劃之初,就確定了小清新的風格,而動畫的加入,也是這部紀錄片的亮點。朱賢亮告訴記者,“這部片子的創新在於,不是用動畫再現或還原歷史,而是完全配合書籍、故事,讓動畫與內容互動起來,有趣又好看”。b站制片人朱咪透露,動畫部分的成本佔到了全片的15%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