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体育 > 金元足球落幕,中超开启大乱世

金元足球落幕,中超开启大乱世

2021-07-19 15:33

原创首发|蓝字计划

潮水退却后,中超显露出前所未有的虚弱。

以青年军出征亚冠赛事的广州恒大和北京国安,在小组赛中被轮番血洗。2021年参加亚冠以来,恒大从未如此狼狈地连败出局:四场比赛,没有一次有效射门。而国安那些连基本停球、传球都磕磕绊绊的小将们,更是创下了中国俱乐部亚冠输球最大比分记录——0:7。

谁会想到,在2021和2021年,广州恒大都以冠军的状态站在亚洲之巅。他们曾5比1血洗韩国老牌劲旅全北现代,曾号称踢每支球队都要3:0的"最低消费"。

而在此时,往年烈火烹油的夏季转会窗口,在中超限薪令和防疫入境政策的双重夹击下,再没了大手笔引援、巨星纷至沓来的盛况,就连国内球员转会的消息也寥寥无几。

7月17日,河北队基本确定退赛的消息,和天津津门虎欠薪事件不断发酵。让整个联赛开始出现更多不安定的味道。事实上,在本赛季之初,刚夺冠的江苏苏宁俱乐部宣布解散,多家职业俱乐部相继倒下,天津泰达倒下以后又被监管部门硬是扶了起来。随着中超"史上最成功的引援"保利尼奥,以及高水平外援批量离开,属于"金元足球"的时代彻底落幕。

中国足球,也跟着泡沫的破灭,失去了更多的东西。

"在绿茵场上滚动的不是足球,而是黄金。"

2021年12月14日召开的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上,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说:"中超俱乐部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的3倍,韩国K联赛的10倍;中超俱乐部一线球员的工资薪酬是日本J联赛的5.8 倍,韩国K联赛的11.67倍。这些数字是触目惊心的。"

"我们难道还不觉醒?我们难道良心已死吗?难道还要继续生存在这样的足球环境中吗?

打击"金元足球"的号角正式吹响。风向一转,过往那些砸钱砸出中超盛世的大佬们顿时成了"丧良心"之人。

紧接着,投资帽、工资帽、中性名改革等政策先后落下。政策规定,中超俱乐部年度总支出不得超过六个亿,中超本土球员顶薪为税前500万元人民币、外籍球员顶薪为税前300万欧元。

双限一出,过去10年疯狂烧钱的中超,其运行逻辑和格局正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超级巨无霸广州队原先挖出的深深护城河,在慢慢变浅甚至消失。

在这场载入史册的足球泡沫破灭中,不少人认为"中性名改革"是压倒职业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

毕竟赔本赚吆喝的资本游戏里,品牌曝光被视为最重要的体育产业利益。球队名称不得含有其他法人或非法人组织名称,不得使用与俱乐部股东或股东关联方的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这对于早就习惯"Logo大点再大点"的地产商来说,简直是致命打击。

"自己养的孩子却不能跟自己姓。"输血26年,换来如此结局。建业老总胡葆森很是憋屈。

2021年的最后一天,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贴出公告,改名洛阳龙门。

一支拥有26年历史、从未改名的省级俱乐部,在足协中性名一刀切的压力下变成偏居一隅的城市俱乐部,球队主场从郑州迁往洛阳,球迷的崩塌感尤为强烈。

金元足球落幕,中超开启大乱世

愤怒的球迷在体育馆外拉起横幅

9天前,河南建业官微发出多达10个备选中性名,号召球迷投票。其中"河南中原"和"河南航海"得票大幅领先。投票截止后,洛阳文旅局突然杀出,寻求与建业的联姻。

没有任何预告,距离足协规定的时间迫在眉睫,最终建业选择了一个外界全然不知的名字。一经发出,巨大的心理落差,让追随多年的球迷情绪立马溃堤。

47岁的何红昇,从1994到2021,25个春秋,没有落下一场建业的主场比赛。

"1998年河南足球没死,死于2021年12月31日。"河南建业19点发出更名公告,24分钟后何红昇更新了朋友圈,建业的队标由彩变灰。

12个小时后,何红昇再次更新朋友圈和视频号。配文"25年的全勤化为历史",正中间的配图是一张球衣被焚的画面。航体外围,冰点以下,在数十位保安的见证下,红袍与烈火交织。

烧球衣的球迷是何红昇的朋友,养着2个儿子,河南建业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和生活爱好。当晚,他退出了所有球迷群,卸去了建业的队徽,给何红昇发了200多字的告别宣言:"哥,你知道我本身除了建业以外谁都不看不关心的人,包括五大联赛和世界杯。对不起,我不想每天再看到伤口了……"

迫于舆论压力,洛阳龙门这个名字被搁置下来。最终河南建业权衡各方意见,敲定了"河南嵩山龙门"。诡异的地名组合,让人一时之间不知从何骂起。

魔幻大戏还在继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