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汽车 > 共享汽车四城问计

共享汽车四城问计

2021-04-07 09:49

  近来,很多消费者都感觉到,北京的共享汽车不如以前好用了。一方面,是身边可用的车辆越来越少;另一方面,很多消费者都遭遇过无法拿到预付租金和押金的退款等问题,共享汽车的用户体验越来越差。

  消费者的这种感觉,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目前北京乃至全国共享汽车行业的现状:曾经火爆一时的共享汽车行业正在慢慢退潮,整体市场进入了调整期。众多曾经活跃的共享汽车企业已经开始逐步退出市场。

  2021年前后,共享汽车模式开始在中国出现。2021年被业界定义为中国共享汽车的元年,市场快速发展,深受资本追捧。据行业统计,截至2021年2月,中国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达到1000多家,投入运营的共享汽车数量达到10多万辆。其中,活跃在北京的共享汽车企业就有GoFun出行、Togo途歌出行、EZZY租车、Car2Go等多家,每家投入的车辆数量均在千辆左右。

  但好景不长,2021年,走高端路线的共享汽车平台EZZY因资金链断裂宣布解散。2021年底,曾经红极一时的Togo共享汽车突然倒闭,许多用户缴纳的1500元押金至今没能完成退款。之后,Car2Go也官宣离场。目前,在北京仍然维持运营的共享汽车企业只有GoFun出行、摩范出行,以及上汽集团旗下的EVCARD等少数几个,而这些企业基本都是背靠大型国有企业或大型整车制造企业。

  不过,即便是仍然保持运营的企业也开始遇到经营难题。细心的消费者可以发现,包括GoFun在内的共享车辆不如以前好找了,而且可供选择的车型也大幅减少。同时,平台上的取车、还车网点也比以前减少了许多。

  据了解,作为共享汽车领域的头部企业,GoFun出行近年来的业务规模正面临收缩。2021年开始,GoFun开始相继退出重庆、天津、郑州、长沙等城市,今年预计还将继续收缩业务规模。同时,其员工规模也大幅收缩,据报道,其北京地区员工规模收缩了30%以上。

  业内认为,共享汽车的理念是好的,消费者通过汽车共享使用,可以减少汽车保有量,从而缓解由此导致的城市交通拥堵、空气污染、停车位紧张等问题。但在实际运营中,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一方面,目前共享汽车企业提供的服务还不能令市场满意,包括租还车便捷程度、车辆续航里程等。数据显示,近年来,关于共享汽车的消费投诉增长迅速,计费异常、车辆故障无法及时解决、续航里程短、售后服务差、车内脏乱等问题都是投诉焦点。

  另一方面,共享汽车的营运模式仍有待改进,成本高、盈利难是共享汽车企业营运难的重要原因。长期以来,共享汽车平台均采用重资产模式运营,平台需要承担车辆购置、运营网点建设、车辆保险投入的固定成本,以及车辆折损、停车费用、技术开发维护费用、车辆管理费用、用户端营销费用等运营成本。但是,平台收入几乎全部来自比较低廉的车辆租金,且订单量受限于品牌规模。目前来看,这样的商业模式很难实现收支平衡,“赔本赚吆喝”成为众多共享汽车平台的真实写照。

  虽然共享汽车行业正处在低潮期,但仍被认为是未来出行的发展方向,包括吉利、戴姆勒、长城、小鹏等车企都在加速布局各自的共享汽车板块。

  北方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纪雪洪表示,共享汽车行业还没有真正进入一个稳定的发展轨道,仍处于摸索阶段。共享汽车的优势在于将通讯技术和互联网技术相结合,实现车辆的自动化、智能化管理。从短期来看,共享汽车仍有市场,但它的优势不在于颠覆传统的汽车租赁,而是能够让原有的租赁更加智能化,从而提高传统租赁效率。

  杭州:竞争下半场 布局更谨慎

  记者 崔力 杭州报道

  近年来,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兴起和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扩张,分时租赁的“共享汽车”在资本助推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然而,2021年起,友友用车、Car2Go等公司相继停止运营或倒闭,曾在两年前红极一时的Togo途歌宣告破产,盼达用车也于今年年初停运,多个平台出现了用户押金难退、拖欠员工薪水、莫名其妙扣费等乱象。

  据了解,杭州目前共有三家提供汽车分时租赁服务的平台,分别是GoFun、摩范出行和联动云租车。根据杭州市交通运输管理服务中心出租汽车处提供的信息,首汽GoFun出行在杭州的备案车辆共1350辆,是目前杭州规模最大的分时租赁平台。

  据报道,GoFun出行于2021年3月份高调进入杭州,铺设近百个网点,投入车辆近千辆。不过,记者体验发现,虽然GoFun出行平台能够正常下载注册,但系统里整个杭州主城区能够使用的车辆仅有3辆。《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杭州市中心武林门地铁站搜索附近的车,最近的一辆在4.4公里外。摩范出行和联动云租车平台上显示的可用汽车各有数十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