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汽车 > 吉利威马打官司 老冤家的新恩仇

吉利威马打官司 老冤家的新恩仇

2020-11-20 08:05

吉利威马打官司 老冤家的新恩仇

汽势Auto-First|张弛

汽势Auto-First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获悉,吉利汽车起诉威马知识产权纠纷一案,将于2020年11月19日,在上海市张衡路第九法庭继续开庭。这是11月份以来,此案的第四次开庭。

吉利威马打官司 老冤家的新恩仇

成立于2015年的威马汽车,在2018年遭遇吉利汽车起诉。吉利方面认为,威马汽车申报的新型悬架总成结构、电池包加热装置及加热方法、纯电动车用真空罐总成等多项目专利侵权。这些专利的发明者是此前吉利子公司成都高原汽车公司的多名技术骨干。

据汽势Auto-First了解,吉利曾在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向威马提起侵权诉讼,后因威马汽车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认为该案的管辖权不应在成都,最高人民法院支持了威马汽车的申诉,随后吉利相关公司在成都撤诉,铁下心要维护自身权益的吉利汽车,不久后就在上海把威马拉上了被告席。

吉利威马打官司 老冤家的新恩仇

展开全文

此前,吉利汽车还曾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威马智慧出行科技公司提起诉讼。吉利认为,原吉利汽车集团子公司成都高原公司员工张雪魁、冷飞虎,在威马汽车申请的相关知识产权涉及侵权。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威马汽车涉及侵权。后因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原审法院不具管辖权,本案应当由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管辖并审理,原审裁定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准确。虽然吉利方面也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表达了杭州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权的合理性,但最高人民法院进行了驳回。

今年5月份开始,该案改由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进行审理,由于吉利方面不同意做公开审理,目前实质性进展还不得而知。有专家表示,知识产权类似案件最大的难点在于举证,预计该案在短时间内不会审理结束。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在吉利集团供职多年,为吉利并购沃尔沃立下汉马功劳。其于2014年底从吉利控股副总裁、沃尔沃全球高级副总裁及沃尔沃汽车中国区董事长高位离职。随后加入博泰集团与应宜伦一起谋划造车,8个月后,应宜伦放弃造车想法,随后沈晖创立威马汽车。3年后,威马EX5上市,有媒体援引吉利方面的说法,曾任吉利成都制造基地总经理的侯姓高管,2018年带走了吉利GX7的全部资料加盟威马汽车,在相关资料基础上研发出了威马EX5。

在吉利子公司成都高原公司起诉威马的裁定书上,涉及三位原吉利方面的技术人员:寇芯晨、钟幸原、向建明,从吉利离职后加盟威马汽车,分别担任成都威马汽车研究院ADAS高级经理、威马汽车电子设计师、威马汽车新能源总监。在威马,三人申请的专利信息达数十起。

吉利威马打官司 老冤家的新恩仇

据汽势Auto-First了解,2018年9月,威马汽车在成都成立全球研发总部,在研究院成立之初,成都吉利相关公司就成了威马汽车的“黄埔军校”,原成都高原公司副总经理周一平,担任威马汽车研究院院长,副院长罗嗣周,此前也在吉利技术部门任职。

威马汽车已经在9月份完成了D轮融资,其中涉及上汽集团跟投。显然投资公司不会忽略吉利起诉威马汽车的案件,对威马的相关风险会做全面评估。既然投资已经落定,似乎吉利起诉威马的案件不会再起大的波澜。

但从吉利锲而不舍地多轮上诉,能看出吉利众多前雇员已触怒老东家。此外,最高人民法院虽然认定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具管辖权,但认为杭中院裁定的事实及认定的法律准确,这似乎给了吉利坚定上诉的决心。(图片来源于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