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旅游 > 待疫情过后,青岛旅游业如何“转危为机”?

待疫情过后,青岛旅游业如何“转危为机”?

2020-03-07 11:13

2020年春节,一场席卷而来的疫情,让旅游行业“寒风凛冽”。往年热闹的春节黄金周,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阴影下变得异常冷清。

青岛作为国内知名的滨海度假旅游城市,2018年接待游客1亿人次,旅游消费总额达到1867.1亿元,旅游业在城市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举足轻重。随着疫情像一座“活火山”似的不断喷射出越来越高的“致命岩浆”,青岛各个区市、景点开始封路、关门,青岛游彻底“瘫痪”。

在一个本该接单接到手软的春节假期,却变成了十几年来的旅游大寒冬。面对着每天流水般的开支和大量退款订单,旅游企业备受煎熬。在这种情况下旅游业不应该再怨天尤人,而是要去思考如何在当下自保,以及疫情结束后如何做好企业复苏。

疫情影响下的旅游业 如何“转危为机”?

大海有风平浪静之时,也有风狂雨骤之时。只有底气足,才能坚定不移发展壮大自己,应对任何惊涛骇浪,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现金流”就是所有的底气来源。

对于企业来说,现金流为王,活下来、活得久才能活得好。

没有现金流,是旅游业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餐饮和其他零售行业可以通过外卖或电商来创造现金流,即使是有亏损,也可以保证现金流不会枯竭。但是旅游业不可以,它们和顾客的关系一般都是“一次性交易”,没有顾客,也就意味着没有“钱”。在这种大前提下,作为旅游企业如何才能做到保住“现金流”,尽量避免其断裂呢?

保住现金,能延期就不要退款。疫情之下,出行计划中断,旅客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退款,但是大量的退款会给中小型旅游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建议尽量与顾客沟通并且说明情况希望得到理解,用延期代替退款,哪怕只有少数几个顾客愿意采取此政策,都可以对现金流起到一个缓解作用。

提前规划和预售旅游产品。疫情期间,人们都被“关”在家里等待疫情的结束,此时线上的自媒体和电商行业同时涌入大量的流量,人们只能通过自媒体小视频看外面的世界,来缓解无聊的居家生活。

中国国旅目前就通过自己的线上平台,提前做一些新的线路的开发,通过新的形式来让客户了解疫情之后的旅游产品。在此时此刻,旅游企业规划和预售旅游产品,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宅在家里并且想要出游的用户的消费欲。

回看非典疫情影响 景区景点如何破局突围?

旅游业作为风暴中心最脆弱的一环,像自然灾害、疫情这些突发事件,都会产生相应的影响,这也让我们想起来03年的非典。

2003年7月9日,国家旅游局发出《关于恢复跨省区市旅游和出境旅游经营活动的通知》,正式解除对跨区旅游及出境旅游的限制,各大旅游景区才算是慢慢“活”过来。

数据来源:中国饭店业协会、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安徽黄山风景区一马当先,非典之前的黄山可谓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得天独厚的它似乎从来都没有与“营销”这样的字眼儿挂上钩儿,但这次的黄山却也坐不住了,向客源地推介、与天柱山携手打造“黄山-九华山”线路等等活动接连跟上;

紧随其后的张家界更是对接非典疫情发源区——广州。疫情摘帽后,张家界向广州游客伸出橄榄枝,推出999元的张家界单飞四天团,比平常的单飞团便宜500多元,比双卧团还低二成多,再创张家界游的历史最低价。同时该团受到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张家界市委常委将亲自担当该团的导游。

通过上图可以看出,非典结束后,黄山、张家界景区客流增速达到54%、和67%,均明显超过2002年。

待疫情过后 青岛唯有“主动自救”

按照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的需求从低到高依次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在疫情的封闭期间,人们在满足了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上,也开始追求满足精神享受的需求,即对外出也是有着强烈的渴望。

制定近郊旅行模式——非典彻底结束后的10个月,北京地铁里面还是写着“已消毒”,仿佛只有“已消毒”才能打消人们出行的顾虑。

那么今年的疫情就算已经完全得到控制,但几个月以来被疫情支配的恐惧依然让人不敢轻举妄动。针对这种情况,青岛是否可以大力开发近郊景区,或县区旅游呢?这样既打消了大多数人对安全的顾虑,又可以满足他们对外出游玩的需求。

对接疫区发源地——“疫情结束后,我最想去武汉看樱花、吃热干面。”有这个想法的人是占多数的。众所周知,青岛中山公园的樱花也是毫不逊色的,那么青岛是否可以依此为基准,向武汉旅游抛出橄榄枝,像03年的张家界一样,做出点对点的特色旅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