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历史 > 美国“民族史学”发展历程:回溯、反思与展望

美国“民族史学”发展历程:回溯、反思与展望

2020-02-12 17:18

  摘要:美国“民族史学”的发生发展,受到国家行为介入的深刻影响,从一个侧面体现了20世纪美国民族学人类学与历史学之间的“分合”关系,而文化和“他者”成为不断发展演变的美国“民族史学”始终关注的主题。进入新世纪以来,前景光明、期待新的发展的美国“民族史学”表现出“多样化与集中化并存”的发展态势。对美国“民族史学”的发展演变进行总体回顾、反思和展望,对于推进美国“民族史学”的认知和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对于我国民族史学、历史人类学等相关学科建设亦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民族史学”(ethnohistory);美国;多样化;集中化

  作者简介:刘海涛,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20世纪80年代,特里杰(Bruce G.Trigger)曾经指出,关于“民族史学”(ethnohistory)只达成了一个默认的共识:使用档案证据和口述传统,从最早的欧洲接触时代开始来研究非开化社会的变化。此外,他还强调指出,在“民族史学”周围,事实上存有很多“悬而未解”的问题。“民放史学”是一个独立学科,还是一个人类学或历史学的分支,还是分析特殊种类数据的方法,或者对其他学科而言,仅仅是一种方便的数据来源?“民族史学”是与人类学密切相关,还是与历史学密切相关,或者仅仅是这两个学科之间的一种桥梁、而没有真正的自己的研究领取?是早期历史文化的民族点重构——“历史民族志”(historical ethnography),还是伴随欧洲碰撞的来临而研究土著文化的变化?而且是不是如许多“民族史学”研究者所认可的那样——这二者已经构成了“民族史学”的两个基本分支?或者在严格的意义上,仅仅把后者的有关活动视为“民族史学”?这些问题,在特里杰看来,已经成为美同“民族史学”的重要标识。

  本文通过对美国“民族史学”孕育、凸显与繁盛的发展历程进行系统回溯和反思,揭示出美国“民族史学”发展历程的整体特点;在此基础上,借助有关材料,对美国“民族史学”的发展前景进行展望,由此尝试对上述具有标识意义的“悬而未解”问题,给出一种新的思考视角和系统意义上的回答。

  一、美国“民族史学”发展历程的回溯与反思

  (一)学科的分野并行与趋近发展

  在美国学界,无论是民族学会、民俗学会、人类学会,还是历史学会,成立的都较早。“美国民族学会”(American Ethnological Society)创立于1842年;“纽约人类学会”(Anthropological Socicly of New York)创立于1864年、“华盛顿人类学会”(Anthropological Socicty of Washington)创立于1879年,后两个学会都由美国民族学会分化而来。“美国民俗学会”(American Folk-Lore Society)由博阿斯于1888年创办。“美国历史学会”(American History Society)成立于1884年。标志着美国“民族史学”日渐凸显的“美国民族史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Ethnohistory)成立于1966年,与“美国民族学会”“美国历史学会”及“美国民俗学会”创办的时间相比,晚了近百年。这说明美国“民族史学”是一种战后新兴的学术现象,也体现了美国民族学、历史学等学科经历了一个由分野并行到趋近发展的演变历程。

  1.分野并行

  直到20纪中期,美国及西方历史学与民族学之间的界限是十分明显的,尽管这一时期存在一些零星的互相交融的情况发生。

  从研究对象来看,传统的美国历史学,研究欧洲起源及其文化的发展、书写欧裔美国人的编年史;传统的美国民族学,研究美国土著文化,研究“静态”的“低级”文化,具有领去扩张和种族主义色彩,是一门兴起于弗吉尼亚和新英格兰地区、伴随首对美国土著的征服而兴起的学科。

  从研究方式来看。其一,传统美国民族学假定,解释需要理论、类型学和概括;而传统的美国历史学研究的是独特的事件,支持叙述、很少进行直率的概括(explicit generalization),并对社会科学理论持有一定的“敌意”。历史学家虽然也关心概括、理论和比较,但注重的是事实的选择以及对事实意义的思考,主要关心的是独特的事件,在于重构“真实”的过去;民族学家则主要关心分类、类型、概括,选择不同类的事实,从更一般的类型的角度看待事件。因此,在使用理论、规则方面,历史学家比人类学家更为谨慎。其二,传统美国历史学家注重年代学意义上的叙述,忽视了对整体文化的结构功能分析;传统的美国民族学家则注重共时的结构分析,对整体文化模式进行重构,将文化的不同部分联系成一个整体。其三,书面的记录对于传统美国历史学研究是十分重要的,是界定美国历史学为一研究领域的核心特色;传统美国历史学家很少做田野工作,与传统美国民族学家相比,他们也关注现在,但更关注过去。传统美国民族学家倾向于获得对无时间的文化模式的解释,他们的许多数据来自田野活文化,对过去文化的兴趣不大,喜欢提出理论假设,但由于承认主位研究和客位研究的差别,认为自己的理论假设也是有限度的。其四,传统美国历史学家允许有自己的道德批评,属于人文学科(humanities,human studies;它不宜译为人文科学),而不属于社会科学(social scicnce),内含很多文学技巧、伦理评判;相对而言,传统美国民族学的观点也含有伦理价值因素,但追求的是一种客观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