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历史 > 偷情高手西门庆至始至终不敢公开的一段姐弟恋

偷情高手西门庆至始至终不敢公开的一段姐弟恋

2021-04-08 12:19

  在《金瓶梅》中,西门庆众多的情人之中有一位四十多岁的贵族妇女,她就是我们今天所要说的林太太。这位林太太比较有钱,住的是深宅大院,吃喝穿戴绝不发愁,她也是唯一不用西门庆贴钱的人。那么。西门庆为什么会和比自己岁数大的女人搞到一起呢?

  二娘李娇儿有一侄女李桂姐,是一位风流妓女。最早先和西门庆拍拖,后来随着时光的推移,西门庆对她有点腻了,又加上西门庆是官员了,不好总往妓院跑,于是聪明的李桂姐救拜大娘吴月娘为干娘,西门庆为干爹,可以使这位财神爷不至于断了线。可是作为父女,干那种事未免有些尴尬,而李桂姐又要生活,于是救勾引了清河招宣府的王三公子。招宣是官职,也是荣誉,是地位的象征。王三公子与李桂姐相好,把个家都不要了,惹了很多的麻烦,同时也得罪了另外一群妓女。这些妓女们对李桂姐独霸王三公子非常嫉恨,郑爱月就是其中一个。她原本与王三官人相好,后被李桂姐夺走,总想找个机会报复一下。

西门庆

网络配图

  这一天西门庆来了,郑爱月很高兴,于是悄悄对西门庆说:“这位王三官人的娘叫林太太,具体叫什么不知道,今年大约四十岁,生得可算是漂亮!一天到晚描眉化眼打扮得跟个狐狸似的,她儿子成天在妓院里,她本人在家也不老实,专门找野汉子,给她作牵头的是媒婆文嫂。不知爹想见她一面吗?”说着,郑爱月抬眼偷偷看西门庆,只见西门庆额头又亮了起来,她知道事成了,就说:“如今爹想见她也不难,这位王三公子今年才19岁,她媳妇黄娘子是东京黄太尉的侄女,比那明星还漂亮。这么个漂亮媳妇王三官也给扔在家里,这女人气得两次要上吊,爹如今先把她娘给刮拉上,以后慢慢的那位守活寡的黄氏也不愁不是爹的人啦。”这一席话说得西门庆是心花怒放。以前的这些女人都玩够了,正想有些新的来代替呢。可巧这位贵族妇女送上门来,西门庆焉能不喜。更何况以前西门庆的姘头们全是市井女人,另外还得给钱。其实钱多少并不在乎,关键是西门庆的社会地位决定了他未能与上流的贵族社会进行交往,如今好了,西门庆已拜蔡京太师为义夫,自己又当了官,也比较有钱,从各个方面来讲,西门庆都具备了跻身上流社会的能力。林太太虽然是寡妇,但是金盆打碎分量在。这个女人对于西门庆来说,还是蛮有诱惑力的。

  回到家以后,西门庆越想越得意,把心腹小厮玳安叫来,悄声对他说:“前些年给你姐夫(陈敬济)说媒的那个文嫂在哪里住?你想办法把她给我找来,到对面的房子里,我有话说。”玳安不知文嫂住在哪,可见西门庆家与文嫂并不贴近。玳安只好去问西门庆的女婿陈敬济,敬济还挺奇怪:“问她干什么?”玳安说:“谁知干什么,实然要我抓她去。”敬济哪想得到是那种事啊,就详细地告诉了玳安文嫂的住址。感情这文嫂住得很偏,几乎在东南角里。门口还有一个老太太在晒马粪,可见这是个城乡结合部。

  晒马粪的对门就是文嫂家。玳安一叫门,文嫂的儿子文堂开了门。玳安自报了家门,文堂一听是官家,不敢轻视,连忙把玳安让到上房坐下。过了一会拿来一杯茶递给玳安说:“俺妈不在,明天去西门老爹府吧。”玳安乐了,对文堂说:“驴都在家,人能不在?”说着就站起身来到后院正房,只见文嫂和儿媳妇几个妇女正在开派对。玳安问:“这不是文嫂吗?为何推说不在?”文嫂一看躲不了,乐呵呵地说:“这几年西门老爹家买人卖人都有薛嫂老妈妈、王婆几个人来回跳蹦,你爹不稀罕俺们,今儿个咋个冷锅里冒热气了?我估计是你六娘没了,想找我去补六娘的窝,再找一个是不是?”玳安说:“不知道,你赶紧走吧!”文嫂说:“我慢慢走吧,你先骑马走。”玳安说:“你不是有驴吗?”文嫂乐了:“驴是人家的,不是俺的。”玳安一听知是谎话,也开个玩笑说:“那可不行,别的算了,这驴必须和你作伴,我时常看他落下一条好大的鞭子。”文嫂一听哈哈大笑。

西门庆

网络配图

  文嫂来到西门庆家,进了门,西门庆说:“文嫂,许久不见了。”文嫂说:“小媳妇有事。”西门庆见左右无人,就悄悄地对文嫂说:“大街上王招宣王皇亲家,你常去吗?”文嫂一听挺奇怪:“西门官人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常走动,您有什么事吗?”西门庆乐了,悄悄拿出五两银子给她说:“我想见她一见,如何?”文嫂此时才算明白西门庆的用意,便想借机敲西门庆一笔竹杠,于是聪明的文嫂开始拿腔拿调,西门庆不知就里,还一个劲的问。文嫂此时才换了一副真诚的笑脸,对西门庆说起了悄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