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军事 > 美国家安全顾问访菲谈军事合作,专家:“挑拨离间”难有实效

美国家安全顾问访菲谈军事合作,专家:“挑拨离间”难有实效

2020-11-27 20:20

近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 Brien)接连访问越南和菲律宾。尽管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已“默许”权力过渡程序启动,与在大选中获胜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团队交接,但是奥布莱恩仍在特朗普任期末尾“高调”出访越、菲两国,并就南海问题挑拨离间两国与中国的关系。

我国驻菲律宾大使馆24日发布声明称,奥布莱恩访菲期间,就南海问题、涉港涉台等议题大放厥词,无理指责中国,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并蓄意渲染地区紧张局势,挑拨离间中菲关系。我们对此坚决反对。

我驻菲律宾大使馆在声明中指出,奥布莱恩有关言论充满冷战思维,肆意煽动对抗和对立,这表明他此次到访不是为了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而是为了在本地区制造混乱,以谋求美国的一己之私。

23日,奥布莱恩结束了为期两天的东南亚出访。《外交官》杂志24日报道分析称,奥布莱恩此访意图通过加强与越南、菲律宾的关系来“抵抗”中国“日益强大的力量”。

不过,奥布莱恩“挑拨离间”的言行很难有什么实质效果。“杜特尔特总统上台后菲律宾对华关系总体稳定,菲律宾政府这几年形成了外交政策轨迹,也形成了对国家利益的基本判断,不会因为奥布莱恩一次访问就有根本改变。”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菲律宾问题专家代帆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指出。

美菲《访问部队协议》有望延续

11月23日,奥布莱恩结束了对菲律宾的访问。通过此访,美国向菲律宾移交了一些新的武器装备,旨在帮助菲律宾政府打击隶属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奥布莱恩在访问中还谈及了“一波三折”的美菲《访问部队协议》(VFA)。

据报道,特朗普2020年4月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通电话,双方商定美方将向菲方捐赠价值1800万美元的武器装备,其中包括用于反恐行动的精准制导弹药。据沙特《阿拉伯新闻》11月24日报道,此次交付的军事装备包括100枚光学跟踪、有线制导的“陶—2A”反坦克导弹;12部改进型目标捕获系统;24枚“马克—82”炸弹及相关制导套件。

“特朗普总统与杜特尔特总统并肩作战,在东南亚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奥布莱恩在武器装备移交的仪式上说道。

据早前报道,2020年2月,菲律宾曾宣布决定终止VFA协议,不过6月,杜特尔特又宣布了暂停终止VFA协议的计划。11月11日,杜特尔特再度决定暂停终止VFA协议,暂停期为6个月,VFA期限因此得到延长。奥布莱恩在访问菲律宾时对此举表示欢迎。

报道指出,VFA协议内容有关美军人员在菲律宾领土上的部署。杜特尔特之所以于2月宣布决定终止VFA协议,是彼时因为美国国会以“侵犯人权”为由对菲律宾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

“菲律宾与美国军事关系复杂、密切、广泛而历史悠久。由于菲律宾在军事方面事实上仍依赖美国,所以VFA终止的可能性很小。杜特尔特此前考虑终止VFA是受到了国内政治影响,这是他对美国国会方面拒绝他的政治盟友入境的回应。”代帆告诉澎湃新闻,“菲律宾军方在菲律宾政府对外政策上发挥了巨大作用,军方有利益去游说杜特尔特保留VFA协议,而杜特尔特做决定时也要权衡国家安全利益。”

尽管特朗普仍指控2020年总统大选中存在舞弊现象,并发起多项诉讼,但其政府已“默许”与拜登交接权力,拜登有可能在2021年上任成为美国总统。对此,代帆分析称:“VFA协议更多关系着菲律宾的国家利益和安全问题,这与谁当美国总统没有很大的关系。”

《外交官》刊文称,目前,菲律宾政府仍未排除在2021年中终止VFA协议的可能性。对可能即将上任的拜登团队而言,确保VFA能顺利延期迫在眉睫。《外交官》引述理查德·海达里安(Richard Heydarian)观点称,美国可能会因此在其一贯关注的菲律宾人权议题上采取“某种实用主义观点”,弱化其对菲的指控。

访问之余不忘干涉南海

除军事合作之外,奥布莱恩还就南海问题“发话”。美联社23日报道称,奥布莱恩声称,美国方面将遵守诺言,在菲律宾于南海争议地区遭到攻击时“保卫菲律宾”。菲律宾外交部长特奥多罗·洛钦(Teodoro Locsin,Jr.)对奥布莱恩这一表态表示了赞赏。

11月20日至22日,奥布莱恩曾在越南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访问。据“德国之声”23日报道,奥布莱恩22日在越南外交学院发表演说时声称中国存在“霸凌行为”,强调美国对“印太地区”盟友有很深的承诺。

针对奥布莱恩的有关表态,我驻菲大使馆发布声明,表示坚决反对。声明指出,美国自己拒绝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却到处拿《公约》说事,滥用《公约》条款侵害他国海洋权益。声明强调,美国不是南海争议当事国,却频繁大规模派遣军舰和飞机到南海进行军事挑衅活动,甚至不惜冒用菲律宾等国民航飞机电子代码赴南海进行间谍侦查活动,“事实证明,美国才是南海军事化的最大推手,是危害南海和平稳定的最危险外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