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内 > 陕西一司法局副局长举报高院院长

陕西一司法局副局长举报高院院长

2020-11-28 00:59

陕西高院

陕西高院

  陕西高院院长阎庆文被陕西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曹长征举报了。曹长征现任陕西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曾因“扳倒”陕西省原政协副主席庞家钰而名噪一时。

  8月31日, 曹长征走进陕西省高院法官违法违规举报中心举报称:陕西高院裁定再审的一起民事纠纷案,实际已过了申请再审的时效;再审期间暂缓执行该案原审生效判决期限已过,却拖延3个月不予恢复执行;本案通过“院长发现程序”裁定再审,而院长阎庆文却没有在相关的裁判文书上署名。

  曹长征举报的案件,指的是西安当代科技器材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当代公司)与陕西广电集团的陕西广播电视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陕西广电网络公司)间的投资回收协议民事纠纷。

  十多年前,还是宝鸡市司法局助理调研员的曹长征,以公民的身份义务代理该案,该案在陕西两级法院经历多个回合的审理,陕西省高院2012年12月作出终审判决后,又于2014年11月作出再审裁定。

  9月1日、2日,就上诉举报内容,澎湃新闻()多次通过电话、短信联系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对方在1日、3日两度回应时,均称尚不了解此事。而对澎湃新闻提出的当面采访请求,陕西高院新闻发言人并未回应。

  12年诉讼拉锯战

  1997年12月,当代公司与陕西宝鸡眉县文化局达成协议,由当代公司投资设备扩大电视台容量,眉县全县电视用户缴纳的收视费由眉县文化局和当代公司分成,双方受益颇丰。

  后因政策变化,陕西广电网络公司对全省的广电网络资产进行重组。

  曹长征对澎湃新闻称:“2002年6月,当代公司投资购买的设备,被陕西广电网络公司无偿接收占有,既不给当代公司计入股份,也不分红,更不返还财产。”

  2003年7月,当代公司将眉县文化局和陕西广电网络公司诉至法庭。

  2003年10月,宝鸡中院作出一审民事判决,并且生效。

  不过,4年后的2007年,眉县文化局向宝鸡中院提出申诉,宝鸡中院裁定再审该案,后于2009年作出再审判决,陕西高院于同年9月将该案发回重审。2012年7月,宝鸡中院重审作出第三份民事判决,原被告三方均不服,再次提起上诉。

  2012年12月14日,陕西高院对该案作出二审民事判决,驳回各方上诉维持原判:陕西广电网络公司给付当代公司设备款85万余元及利息,眉县文化局赔偿当代公司经济损失62万元,该判决为终审判决。

  据曹长征介绍,二审民事判决生效后,陕西广电网络公司至目前只给了当代公司30余万元,还有部分款项未给付。

  院长监督案件被指程序多处违法

  针对2012年底已生效的终审判决,陕西广电网络公司于2014年8月27日,向陕西高院提交“申诉书”,要求“依法向陕西高院申请,以院长发现程序提起再审”。

  院长发现程序是指民诉法第198条之规定,“各级人民法院院长对本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调解书,发现确有错误,认为需要再审的,应当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

  2014年9月17日,陕西高院对该案作出“民事申请再审案件受理通知书”。该通知书显示,陕西广电网络公司不服陕西高院作出的终审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已立案审查。”

通知书

通知书

  对此,曹长征提出质疑:“陕西广电网络公司提交的明明是‘申诉书’,但阎庆文院长和陕西高院却按申请再审处理,混淆了两者的概念。”因为根据民诉法第199条,申请再审,应向原审法院的上一级法院即最高法申请再审,陕西高院无权受理。

  此外,按照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施行时未结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当事人对2013年1月1日前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或者调解书申请再审的,申请再审时间截止2013年6月30日。

  曹长征据此认为,即使陕西广电网络公司“申请再审”,也已超出申请再审的法定期限。

  2014年11月25日,陕西高院作出民事裁定,称“本院认为,该判决(终审判决)确有错误,应予再审,裁定本案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

  另外,最高法2001年发布的《全国审判监督工作座谈会关于当前审判监督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规定,在制作民事再审裁定书时,不再表述“原判决(调解、裁定)确有错误”或“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等文字;民事再审裁定书体现院长对本院案件进行监督的,署院长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