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内 > 壮丽70年|云南曲靖供电局光耀珠江源

壮丽70年|云南曲靖供电局光耀珠江源

2020-03-12 10:16

  光耀珠江源

  ———南方电网云南曲靖供电局电力事业崛起侧记

  王吉聪 杜明彦

  70年,风里来,雨里去,滇东大地无处不留下电力人创业的身影。有了他们的付出,在珠江源头,电,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见证并伴随着整个曲靖社会、经济的变化和发展。

  云南曲靖是珠江源头。曾经,它只是水之源,绵延千里的珠江,流经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地,润泽着沿江百姓。

  而今,曲靖也是电之源,不仅点亮了珠江源头,也温暖了滇东大地。更成为了“西电东送”的主动脉、大通道,多年来,源源不断的电能为广东省社会、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曲靖位于云南之东,常被称为滇东。它纵横滇黔的乌蒙大山于此臻于顶峰,寄托着百姓“以食为天”愿望的爨文化在这里发展沉淀了数千年之久,“入滇锁钥”的战略地位让其在地缘政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新中国的成立,让这座承载了两千年文化史的古城生机盎然。在70年的历程中,曲靖从只有一个30多人的火柴厂和少量煤炭开采的“工业穷市”发展为西部工业重镇和全省第二大经济体,第二产业产值70年增长了5077倍。

  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先行官。

  在曲靖崛起的过程中,电力事业领先崛起,为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能源支撑。

  起步:踏上艰难的历程

  人始终在创造工具,也始终在被工具和潮流所改变。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无论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将电作为实现自身发展进步的潮流之需。

  曲靖城区周边首次有电起始于1967年。当时的省国防工业办公室在今麒麟区越州镇张角冲村建了一座电站,专为“小三线”的国防工业供电,定名云南水碾一厂。

  而在当下曲靖治理的七县一市二区范围内,一些地方的电力工业早于这个时间点发展,从以礼河电站出线,直达昆明市东川区的110千伏海盐线、毛浪线,早在1960年就开始运行。

  在前期的基础上,云南水碾一厂历经昆明供电局曲靖供电所、云南省电力工业局滇东电业局、云南省滇东电业局等4次名称变更和业务发展转型,最终成为今天的云南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曲靖供电局。

  从建局的时间点上不难看出,曲靖供电局起步之初,正值国家建设困难时期。那时,电力工人的创业历程可谓披荆斩棘,负重向前。

  姚文俊是曲靖供电局综合服务中心会泽基地的员工。56岁的他,在电力岗位干了39年,他所供职的基地,是曾经的滇北电业局撤销后成立的曲靖供电局会泽分局,承担着会泽境内输电线路的运维和变电站修试工作。

  姚文俊参与运维了几十年的110千伏毛浪线和海盐线,所经之处大多人迹罕至,毛浪线下的土岩子村,数年前被政府部门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全村人口被搬迁下山。

  而就是这个不适宜人类居住的村子,是姚文俊和同事们当年住惯了的地方。当时,交通不便,每逢巡线、检修,姚文俊就和同事们从会泽城里买上腊肉、花豆、土豆等,用车拉到山边,雇来驴子,连着抢修工器具等运到土岩子村,在这个地方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缺水对土岩子村而言最为突出,全村人畜饮水,全靠雨季屋面水汇集在水窖里。时间一长,水质极差,颜色深绿,异味浓重,上面满是蚊子在飞。当年,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水淘米做饭、洗菜煮菜。

  住在这样的地方,线路工人一个多月不能洗澡、洗头、漱口。洗脸时,把毛巾浸湿后就往脸上抹,洗脚只能随便盛点水冲冲,而且洗完的水还不能倒掉,村民要留着煮牲畜料。在给电杆刷油漆的过程中,不少人脸上、头上都会沾染油漆,为将油漆清洗干净,起初选择用煤油先在沾有油漆的脸部擦拭,由于煤油中含铅,擦拭易造成面部皮肤过敏,接下来的十多天里,一直痒痛难耐。后来,他们发现,沾在脸上的油漆在出汗多之后会随汗液脱落,于是所有人都不再清洗,成天面带油漆,被当地人形象地称做“花脸电工”。为将头发上的油漆清除,姚文俊等人从村民家中借来剃头刀,但由于长期不洗头,头发里生了厚厚的角质和皮脂,于是,剃头的时候,连带头上的皮肤也被一片片刮去,血迹斑斑。

  这只是极小的一个事例。

  在曲靖电力建设的过程中,人们不会忘记,当年守在深山沟里建电站的电力青年,一住便是一年半载,如今他们都已成了耄耋老人;人们应当想起,那些年为了架线点灯,电力工人骑着单车、开着手扶拖拉机去架线的场景,他们住的是地铺,吃的是粗粮;人们应该记得,运杆拉线靠牛拉、马驮、人抬的岁月,那时,电压虽低,但给人的印象是电灯很亮。

  创业:行走在坎坷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