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际 > 降低关税应选择 合适路径和 法治手段 降低关税有助于加强竞争, 也有助于价

降低关税应选择 合适路径和 法治手段 降低关税有助于加强竞争, 也有助于价

2021-02-18 09:31

2018年03月21日 上一期 下一期

降低关税应选择 合适路径和 法治手段 降低关税有助于加强竞争, 也有助于价格进一步市场化

李靖云

本报评论员 李靖云

3月20日李克强总理答记者问时表示,中国将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特别是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实际上,3月11日商务部部长钟山也明确表示,我国的消费发展还有很大潜力,下一步要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将下调汽车和部分日用消费品等的进口关税,扩大电信、医疗、教育、养老等服务业开放,丰富国内市场供应,降低消费成本。从政府明确的态度来看,进一步降低关税是可以期待的。

目前中国平均关税税率为9.8%,就国际水平而言,处于中等水平,实际已经低于发展中国家目前的平均水平,充分做到中国入世时的承诺水平。在目前全世界反全球化一浪高过一浪的情况下,中国官方再次主动表示降低关税,这既是对全球化的支持,也是对外开放的实质举动,更是居民消费的实际利好。

一般而言,关税首先是一种产业保护税,保护本国产业和劳动者收益,发挥财政功能。二战以后,随着关贸总协定的推出,特别是WTO出现以后,关税更多的起到一个调节功能,通过调节进出口贸易结构,起到对本国产业机构调节的作用。之前中国两次大规模削减调整关税,既有加入WTO的需要,但是更多是出于国内产业调整,经济发展的需求。与传统的关税减免不同,关税调整,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发展,更多的是通过降低关税的手段。比如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目前已经是中国颇具竞争力的新兴产业。2000年中国政府制定的《鼓励软件产业和继承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专门推出了六项进口关税减免措施,大大刺激了企业对专门的机器设备和技术投资引入的积极性,从而大力带动了产业的发展。

所以,虽然就今天中国的关税水平而言,未必需要大规模系统的减免关税,但是从中国目前的经济结构而言,关税本身的确要有所调整。经过过去十五年,全球快速全球化。目前全球化处于一个低潮期。过去二十年,出口,特别是对欧美发达国家的出口,一直都是推动中国经济结构快速发展的重要引擎。过去几年来,出口大幅度下滑。随着目前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加强,未来更不能期待。出口创汇导向型的经济结构必须要有所调整,必须要重视国内需求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关税调整就不可避免。而调整关税,则应该有一定的政策路径引导,如此才能发挥关税对产业结构调整作用,收改革的实效。

关税调整,首先是降低国内消费的壁垒。李克强总理强调的市场热销的消费品,特别是药品就属于此类。通过降低消费门槛,进一步把市场价格显现出来,加强市场竞争力,从而进一步推动医疗市场消费需求,既有助于消费者降低消费痛苦,也有助于扩大市场消费。其次则在于推动产业结构调整,中国医药产业和汽车产业,已经颇具规模,早已经不再是幼稚产业。其产业本身的发展也需要从低端产品走向高端产品,进一步降低关税,有助于加强竞争,也有助于价格进一步市场化,引导企业提高技术水平,推出新产品。

除此以外,关税调整的另一个积极意义在于消灭影子经济,进一步增强政府对经济的掌控调节能力。再以癌症特效药为例,过去几年,走私癌症特效药的案件已经屡见不鲜。走私本身造成的GDP损失和公众福利损失极大,而且因为市场需求巨大,走私屡禁不止,关税早已失去保护国内药品产业的意义。实际上,中国也已经推出了药品的强制专利许可权,国内企业已经获得了生产的便利,更不应在贸易上给予保护了。

诚如李克强总理所说,中国政府努力的方向是使13亿人的市场成为中外企业,各类所有制企业都可以公平竞争的市场。关税作为一种宏观调控的手段,应该为实现该目标服务。尤其需要重视的是,中国曾长期存在的名义关税和实质关税不同的问题。为了因应某种政策目标,各级政府对关税常常有行政审批的优惠,导致贸易商运用各种手段寻找行政“优惠”。不仅没有取得降低关税,调整经济结构的效果,对于市场公平竞争也产生了负面作用,更导致了实际税收的流失。我们进一步降低关税,要有产业路径的考虑,也必须重视手段的法治化,不应再以行政审批手段为主,如此方能真正实现进一步开放,推动经济发展的目标。(编辑 祝乃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