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际 > 特朗普离任前挥出最后一记“关税大棒”

特朗普离任前挥出最后一记“关税大棒”

2021-02-18 09:29

1月12日的对欧惩罚性关税,虽是特朗普时代施行的,但恐怕远非美国贸易战的“最后一役”。

▲特朗普。图源新京报网。

文|陶短房

1月11日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宣布,对来自法国和德国的部分商品加征关税。

这或许是特朗普1月20日卸任前对欧盟国家挥出的最后一记“关税大棒”。

用关税相互诘难的美国和欧盟国家

这项决定最早是由美国首席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2020年12月30日宣布的,新的关税政策自美国东部时间2021年1月12日开始实行。

具体而言,来自法国、德国两国的飞机零部件(包括机身及机翼组件)将被加征15%关税,酒精度数高于14°的法国和德国葡萄酒、起泡酒(不包括香槟)、蒸馏酒,以及部分干酪将被加征25%关税。

美国和欧盟国家围绕民航客机的波音-空客之争持续多年,双方互不相让,且均以“对方实行国家补贴”为由相诘难。2004年,美国以此为由将欧盟告上WTO仲裁庭,一年后欧盟也如法炮制。

特朗普上台后,转而试图采用关税壁垒这种“简单粗暴”方法解决问题,自2018年起已对欧洲输美葡萄酒加征25%关税,欧盟则同样以关税壁垒反击。

2019年10月,美欧双双在WTO申诉中胜诉,这意味着,美国可以对欧洲输美产品加征总额75亿美元关税,但欧洲也可以对美国输欧产品加征总额40亿美元关税。由于近几周双方谈判毫无成果,最终导致美方“最新一棒”的挥出。

除了民航飞机,美欧自特朗普上台后贸易关系日趋紧张,“跨大西洋自贸协定”久拖不决,美国却接连对欧盟实施了多次关税壁垒“突袭”,而欧盟正加紧落实、直指互联网巨头的“数码税”,则被普遍认为“正中美方要害”。

被激怒的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度表示,将自今年1月6日起,对法国输美手袋、箱包征收25%的惩罚性关税,以报复法方积极推动“数码税”的行动。

由于1月6日发生了特朗普狂热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突发事件,1月7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暂停”征收针对法国输美手袋、箱包的惩罚性关税,令很多人一度相信,1月12日的所谓“空客税”未必会如期到来——很显然,他们想错了。

▲默克尔。图源新京报网。

特朗普的加税政策“里外不讨好”

特朗普和莱特希泽在卸任前夕,仍争分夺秒、加班加点落实对欧惩罚性关税,无疑会给继任者带来极大麻烦。

反之,若拜登上任后很快取消这些刚刚加上的关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早已将准备好的“背叛美国公民利益”大帽子,劈头盖脸地砸将过来。

然而,美国商界和消费者却并不见得领特朗普这个“情”。

以空客飞机而言,2020年因疫情关系,是民航飞机交付的“小年”。即便如此,空客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莫比尔的总装厂,仍然向客户交付了40多架A-320客机,关税的提高在短时间内虽不会对莫比尔总装厂的客机装配构成影响,但长远看将令该厂组装的客机因原料成本大增、价格上毫无竞争力。

酒类的问题则更大。正如美国葡萄酒贸易联盟主席安内夫等所言,一年半前的第一轮“25%”,主要由美国进口商、中间商和餐饮零售企业消化,法德葡萄酒在美国市场的价格涨幅只有5%-7%,市场可以勉强接受。

但如今时过境迁,新冠疫情肆虐导致餐饮、旅游、酒吧等高档酒终端经营惨淡,再无力消化第二轮“25%”的税收成本增加。

针对特朗普和莱特希泽“这将促进美国本土葡萄酒生产和销售”的辩词,加州和亚利桑那州业者提出了尖锐的反驳。

亚利桑那图森酒商、CircoVino创始人兼合伙人贾拉斯维罗杰称,因为疫情及防疫应对,2020年其销售额锐减一半,“加税等于连环击”。

美国葡萄酒贸易联盟的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结论:2019年“第一个25%”落地后,法国葡萄酒的出口反倒同比增长2.77%——因为其对华出口同比增加了35%。

▲马克龙。图源新京报网。

拜登不见得会取消对外加征的关税

此刻,受此轮追加关税影响最严重的美国餐饮、酒业经营者正纷纷联名致函拜登“影子政府”,敦促其就任后“尽快回摆”。

然而,这未必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