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际 >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2021-02-16 06:47

原创 李曦子 邵冰燕 国际金融报
有一群人奔赴欧洲,为了学业与梦想,在异国他乡相互依偎与成长。疫情下,他们独自坚守;春节里,他们相约团聚。
根据《全球疫情发展报告》,截至2月7日,欧洲连续第14周成为全球累计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大洲。面对变异病毒带来的不确定性,多个欧洲国家继续加强防疫限制措施。
每天三点一线的学业生活少了娱乐消遣的选择;恩格尔系数大增,买菜和网购成为消费大头;生活的压抑与疫情的严峻考验着在外游子的自身排解能力。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们如何度过春节?《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在德国、英国与法国的五位中国留学生,为读者展现了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德国|一个人的守候
“如果不是因为贯穿整个假期的考试,我肯定就回国过年了!”
没了从小年夜开始众亲戚折腾出来的年味,孑然一身在国外的留学生便不再那么讲究。在德国拜罗伊特大学读经济工程本科的凯杭,只能在一个人的公寓里,独自制造过年的氛围。
凯杭所在的巴伐利亚州拜罗伊特地区,因变异病毒的蔓延与禽流感的交织暴发,疫情形势更为严峻。德国各个自治州的防疫政策也都不尽相同,巴伐利亚州于今年1月底宣布的“封城”将延长至3月。据凯杭描述,目前巴伐利亚州居民出行范围不能超过居住地15公里,同时从晚上21点至凌晨5点实行宵禁,警车沿路巡逻,对非必要夜晚出行者每人罚款200至400欧元。
德国大学期末考试大多集中在2月初至3月,虽然已经结课放假,但综合类大学遍布假期的考试让凯杭不得不就地备考,并留在德国过年。相比之下,应用科技大学(Fachhochschule)通常在1月底结课后就集中安排考试,学生可以安心享受回国过年的“福利”。
今年是凯杭在德国留学的第四个年头,他见证了疫情对留学生活的影响。对凯杭而言,虽然本就存在的录播课程让网课的开展更加顺利,在线开卷考试也减轻了一部分法律课程的难度,但一个人的公寓生活、线下无法拓展的交际圈、周边娱乐设施的关闭,硬生生斩断了他生活的乐趣,疫情为学业和生活蒙上了一层压抑的氛围。
“德国冬天的日照时间很短,基本从早上9:00到下午16:00,连见到太阳都是件奢侈的事情,所以心情会比较压抑,需要靠户外运动支撑。”凯杭表示,目前,在德国境内,虽然跨州旅行没有被禁止,但许多酒店已经关闭,联邦政府也规定非必要不能在外住宿,必须携带阴性核酸证明,这导致凯杭假期的短途旅行一度被搁浅。就连平时周末的娱乐活动——滑雪和攀岩,也因为缆车以及室内娱乐场所的关闭而无法进行,整个地区几乎只留下餐厅和维持正常生计的超市,能营造出一丝烟火气。
据凯杭回忆,去年4月,德国疫情陆续暴发,到七八月,超市等公共场所规定必须戴口罩进入。今年1月开始,由于疫情更加严峻,进入超市需要戴FFP2、N95类别的口罩加强防护。如今,餐厅支持点餐外带、在线外卖或是在餐厅外的公共区域就餐。凯杭住在拜罗伊特比较偏远的村子,每周只有一次机会可以享受到一家中国公司从慕尼黑和法兰克福带来的中餐外卖。
德国的华人比重不多,其中学生占多数。因此就算春节期间,也没有像个别国家举办庙会等热闹的华人活动。缺少标志性的年味氛围,让在德华人只能抱团取暖。2017年除夕,凯杭和语言班的15位同学聚在一起做年夜饭,还邀请了几个德国同学感受中国的春节。而今年的春节由于疫情和考试,凯杭只能独自度过。
在德国过了四个春节,凯杭已经习惯爸妈在线给压岁钱和直播国内的年夜饭这两项“炫耀式活动”。回忆起多年前在国内的春节,凯杭说,虽然不能像小时候那样随心所欲地燃放烟花炮竹,但初七、初八家族团聚吃饭的年味却不曾减弱。
疫情让德国的冬天黯然失色,春节更是让在外游子的留学生活与国内的热闹氛围形成鲜明对比。
“没办法,一个人吃火锅吧,最方便。大不了过年开个zoom,大家一起云过年,视频吃饭和喝酒!”凯杭说。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英国|知足常乐的年味
“疫情限制了出行,但也造就了变相的团聚”
1月26日,英国成为首个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10万例的欧洲国家,随之而来的是:英国限制旅游出行,中英航班停飞至3月底,娱乐场所关闭,餐厅仅限外带外卖。疫情改变了漫钰和王妮娜在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的研究生留学生活。“在这种时候,自我排解真的很重要”。
意料之中的网课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留学生与英国同学的交流,而由于疫情的反复,学校新出台了“禁止不同宿舍相互拜访”的规定,被举报就需要承担相应的罚款。虽然校内的串门规定“形同虚设”,但也让留学生们自觉树立起与其他宿舍同学交流的屏障。大部分英国留学生对于变异病毒一直是严于律己,“不管外面怎么样,我们自己做好防护是最重要的”。
憧憬去利物浦、曼城、爱丁堡等隔壁城市“享受生活”的漫钰,耐心等待着英国各郡隔离政策放宽的通知。对于目前疫情的考量,以及对兰开夏郡地理位置偏僻的无奈,王妮娜放弃了去北欧和苏格兰的计划,准备依靠网购度日。
英国各个大学开学时间不一,目前漫钰和王妮娜就读的兰卡斯特大学,课业正处于第二学期的第五周,大年三十网课和作业deadline依旧,但学校和老师给予的理解为疫情下在英中国留学生的春节增添了不少年味。
王妮娜表示,有些老师录制课程时特地将背景调换成中国红,同时还用不是很流利的中文献上春节祝福。在学校支持下,中国学生联合会举办了线上新年联欢晚会。此外,大年初一,学校也为中国留学生提供免费的中餐,甚至宿舍中心堆起夸张的装饰,为中国学生准备了灯笼与春联。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大年初一学校为中国留学生提供免费的中餐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宿舍中心为中国学生准备了灯笼与春联
由于课业压力以及学校特意发来“留学生春节期间禁止邀请他人参加聚会”的邮件嘱咐,疫情下的春节气氛难免受到影响,但漫钰和王妮娜努力营造着大年三十起码的仪式感。
漫钰对于疫情下的年味侃侃而谈,“其实在国内的时候,并没有对春节有特别的感觉,但到了国外,我明白家里人对我的担忧和不放心,所以我会更加好好过这个节日。这个春节不仅仅是为自己过,也是为了让在国内的父母放宽心,让他们知道我在这边的生活一切都好。”
除夕之前,漫钰就早早贴上了窗花,在厨房挂了灯笼,而门口的福字和对联,则是特意留到了大年三十和室友一起贴。由于大型的中国超市离宿舍较远,春节前一周担心食物断货,她和室友便提前采购好了火锅食材和饺子春卷馅料。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或许是中国人骨子里面那种过年的血脉和情感,也可能是因为身在异乡,我们是真的很爱过年。”国外圣诞节的狂欢后,王妮娜和室友便开始憧憬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春节,1月份就开始琢磨年夜饭菜单和除夕的安排,前前后后修改了数个版本。
除夕当天,英国时间的中午是国内的年夜饭时间,王妮娜卡着饭点与家人视频拜年。下午开启春晚直播和多人游戏交织进行,每人准备一道拿手菜,除夕年夜饭就已满满当当。
“在英国时间初一的零点,窗外公放着刘德华恭喜发财的过节曲目,不少中国留学生在熟悉的背景音乐下在楼下空地放着小型的烟花,年味是大家一起营造出来的。”王妮娜说。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和国内固定、传统的过年方式相比,漫钰眼中疫情下的异国春节则充满了更多的选择。陪伴在身边的人从亲戚变成好友,少了对长辈连环发出“灵魂质问”的担忧,多了对央视或是B站春晚的取舍,可以自主组织的春节更加符合年轻人的口味。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每年“一年又一年”作为春节序曲的节目不曾改变,王妮娜在除夕贴福字时再次听到这个旋律,对家的记忆便涌现了出来。从小到大,每年除夕春晚前的记忆里,到处都是这首歌。这个百听不厌的旋律,让她在疫情当下,在异国的春节中,情不自禁地感叹一声“今年真的很特殊,说不上来的感觉,也不是悲伤,好像就是知足了,知足常乐。”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法国|瑞雪兆丰年的期盼
“节假日要弥补大年三十因为上课而缺席的快乐,去找朋友,一起吃饭!”
就读于法国克莱蒙·奥弗涅大学的交换生一可,在除夕当天上了整整12个小时的网课。直到晚上7点多,烤鸭、杨枝甘露冻、奶茶、醉蟹等中餐外卖陆续上桌,才让他的异国春节显现出些许仪式感。
目前法国日增新冠感染数为2万左右,但除了宵禁,其他的防疫措施并没有很严格,至少在法国境内,各个城市之间可以自由出入。
今年一可学校的冬假时间与初二后的春节假期相吻合,于是初二一早,一可便提着行李箱,从克莱蒙费朗坐了4小时的绿皮火车到达巴黎。趁着假期的到来,拜访昔日国内的大学好友,一同庆祝自己的农历生日,将大年三十尚不过瘾的年味一揽入怀。
但由于疫情的反复,1月底各大百货商场陆续关闭,还时不时暴发对防疫政策的抗议示威活动。因此,来巴黎寻友的两天里,一可不敢轻怠在外的防护措施,不得不选择待在朋友的公寓里小聚。
与一可有相同感受的还有读于古斯塔夫埃菲尔大学的老杜,“好无聊,每天就呆在房间里,我有时候觉得太闷,就会专门散步去学校,虽然说在家里什么都可以干。”老杜说。
老杜住在大巴黎(法兰西岛)的合租公寓里,在两周的圣诞假期中,他曾跑去当时防疫政策较为宽松的瑞典半个月,拜访同学也顺便散散心。但如今,法国进一步的防疫管制使欧盟其他国家入境的手续更加烦冗。
据老杜描述,骨子里热爱派对的法国同学,疫情期间也会在宿舍楼附近的场所喝酒跳舞,进行秘密的群体聚会。虽然缩短了派对时间以防引来警察的注意,但他们不够到位的防护措施令人唏嘘。不过这样的非法派对并不多,大部分的派对都需要出具参与同学的阴性核酸证明,以万全的防护措施进行更“安心”的派对。
疫情下,各大高校为了帮助处于困难的学生而重新开放餐厅,并以1欧的优惠价格提供餐食。此外,一可所在的克莱蒙·奥弗涅大学非常注重学生的心理健康,为留学生分配了高年级研究生作为生活与学业的指导老师,进行法语的交流和指导。
2月11日,法国总统在推特发布了春节祝福,而楼下一个普通的法国超市里,写着庆祝中国年的气球装饰着属于中国的节日。一瞬间,年味就这么凸显了出来。
一可从克莱蒙到华人区巴黎13区,看见主街道上红色的灯笼愈渐增多,亚洲或是中国超市里也都张灯结彩。往年热闹非凡的舞狮龙活动,和不同学校组织的华人留学生过年活动,在今年因为疫情的不稳定均被取消。
除夕被繁重的课业所包围,同时和一可一个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们,也都在这一天紧张地等待上学期成绩的揭榜。尽管大年三十的形式不够隆重,但法国同学都知晓春节对于中国同学的意义,纷纷在大年初一给一可发送祝福短信,还有送来粘着牛年贴纸的贺卡明信片。
“还是有一点年味比较好,如果没有就显得太惨了,是真挺想回家的。”已经两年没有回国的老杜,今年尤其想家,他比去年更加积极地做着各式的过年准备,想努力营造出春节的气息。“如果法国的疫情好了,解封政策宽松了,我立马就回家”。
“自己在法国过春节,没有过年的仪式感,什么都需要自己准备。”由于工作日的局促,老杜大年三十去市区逛了中国超市,比较简单地采购里年夜饭的食材。为了凸显年味,除了饺子馅料,老杜还特意买了旺旺大礼包。超市里熙熙攘攘的中国客流,让他产生了在家过年的错觉。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除夕夜的合租公寓里,还有远道而来的好友,两男三女,五个人八道菜。晚上看着春晚回放,时而抬头看看窗外,本已回温的法国却在春节前期骤降一场大雪,老杜说“瑞雪兆丰年,这是这几天最有年味的事情了。”四天前的雪还在,年味也还在。

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上述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记者:李曦子
实习生:邵冰燕
原标题:《春节见闻录|疫情下欧洲留学生的春节群像》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