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际 > 国际贸易争端日益激烈原有解决方法“遭人算计”中国如何应对?

国际贸易争端日益激烈原有解决方法“遭人算计”中国如何应对?

2020-03-13 15:25

原标题:国际贸易争端日益激烈原有解决方法“遭人算计”中国如何应对?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7月18日报道:不久前结束的第22届海牙国际司法会议外交大会上,关于外国民商事判决承认与执行的海牙公约获得通过。7月17日至18日,由华东政法大学和国际司法学会联合主办的中国澳大利亚国际司法论坛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亚太地区国际民商事争端解决与司法合作”。会上,中国国际法学会会长,中国国际私法学会会长黄进教授表示,跨境投资贸易争端日趋复杂,原有解决方法如WTO争端解决防止正在“遭人算计”,但中国始终坚持和平解决的国际立场,会坚持用政治方法或法律方法来解决争端。

论坛现场

黄进表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如英国脱欧、美国退群、极端主义回潮等,不稳定性更加突出,其本质是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巨大变化。大变局主要变在各个国家实力此消彼长,变在彼此利益的调整与冲突,变在国际法规则的破坏与重构,变在世界次序的示范与重组。大变局必然引发国际社会大动荡,国际格局大洗牌,国际次序大调整,大变局必然引发更为广泛,更为多样,更为复杂,更为疑难的跨境投资贸易摩擦贸易纠纷争议或争端。而解决和处理跨境投资贸易摩擦、矛盾、纠纷争议或者争端方式、方法、手段、路径也随之在不断变化。

我们应该看到,有的国家或国际组织正在积极探索、寻找新的国际跨境投资贸易争端解决办法。尽管世界面临着非常多的问题,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题,和平发展的大趋势没有变。在这样的背景下,无论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争端还是国家与私人之间的争端,以及我们普通私人之间的争端都要坚持通过和平的方式进行阶段。

网络配图

中国现在对于民商事争议主要以法律方法解决,如涉及到国家与国家的争端解决方面,主要通过WTO进行。黄进指出,跨境投资贸易争端解决当前就5个方面的新发展。

第一、争端解决与争端预防相结合。争端解决是指在争端发生后通过调节、仲裁、诉讼等方式对争端予以化解和处理的活动,而争端预防是指在争端未发生之前针对争端可能产生的原因和因素采取宏观或者微观的有效措施予以消除,并对可能引发争端的主体事项进行早期预防与校正,以减少避免争端发生的活动。

通常法律界比较偏重于研究争端的解决,对争端的预防研究非常不够,尽管争端预防重在防患未然,争端解决重在化解,两者是有区别的。也有学者认为争端预防不是一个法律问题,不是法律专家学者应该研究的问题,但黄进认为这两者的根本目的是一致的,就是要避免或消除跨境投资贸易的摩擦矛盾纠纷争议或争端,维护正常的国际社会次序。“重要的是使案件根本不发生,这是一种理想。争端的预防不同于争端的解决,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争端预防的方式、方法是多种多样的。”黄进提议,学者们在研究争端的解决时,把争端的预防也结合起来,让争端的解决和预防有效衔接,无论是国际层面还是国内层面都可以展开。

第二、争端解决机制之间的互动融合。诉讼、仲裁、调节、协商都是相对独立的争端解决机制,各自按照自身的规律发展,但是在构建多元解决的过程中,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层面,争端解决机制的融合发展正在悄然推进。在保持各自相对独立的前提下,各种争端解决机制互相给力、借力、促力,融合式的促进争端有效、便利、快捷、低成本地解决。去年,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组建了国际商事法庭、国际商事委员会,也制定了国际商事争端解决的一个包含调节、仲裁、诉讼三位一体的融合式的国际商事争端解决机制。

第三、国际投资仲裁司法化改革。国际投资仲裁指的是国家与私人之间的投资争端解决,过去的投资仲裁主要借鉴国际商事仲裁机制进行发展自己的制度,而现在国际投资仲裁方面有三个变化:第一是引入透明度规则,对仲裁保密原则的改变。第二是设立外部上诉机制,对仲裁一裁终局原则的突破。第三是建立司法化的裁判人员任命机制,对传统当事人组办的仲裁员任命机制的改革。

第四、国际商事调节协议的跨国执行。新加坡调节公约即将在新加坡开放、签字,这个公约将首次让调节协议在缔约国之间可以得到承认和执行,所以被法律界认作为调节公约。

第五、民事判决的全球流通。前不久的第22届海牙国际司法会议外交大会上,承认了外国民商事判决公约。这个公约的意义就在于民商事判决能够在缔约国之间得到承认和执行,能够实现全球的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