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环球新闻网 > 国际 > 国际油价创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

国际油价创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

2020-03-10 10:57

国际油价创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   时间:2020年03月10日 08:41:24 中财网    
  原标题:国际油价创海湾战争以来最大跌幅
  2016年9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会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

  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9日开盘后遭遇重挫,跌幅一度超过30%。有报道称,这是自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最大盘中跌幅。受此影响,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再创新低,全球股市哀鸿遍野。

  本轮暴跌缘于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就原油限产谈判破裂,导致主要产油国同盟瓦解。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成员国沙特阿拉伯于日前宣布增产,此举意在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产油国竞争,进而引发全面价格战。

  多家媒体推断,这将显著影响金融市场乃至地缘政治。油价为何短期遭遇崩盘?产油国打着哪些算盘?后续影响如何?一系列问题成为外界追问焦点。

  动枪俄沙分歧加剧谈判破裂
  《华尔街日报》8日披露,因担忧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原油需求,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最近数周积极游说俄罗斯加入新的限产计划。

  沙特官员说,2月早些时候,穆罕默德推动父亲、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致电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寻求俄方合作。普京最初找理由推托来电,最后同意与沙特国王萨勒曼通话,但拒绝承诺实施新的限产计划。

  欧佩克本月5日提议主要产油国额外减产,并把现有减产计划时限从3月底延长至今年年底。

  6日,欧佩克与非欧佩克产油国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联合部长级会议。双方减产磋商因俄方态度坚决而宣告破裂。

  开枪沙特30多年来最大降价
  产油国限产联盟实质性解体后,沙特宣布30多年来的最大降价措施。沙特国家石油公司(沙特阿美)7日就下月交付的原油向亚洲、欧洲和美国等地区客户提供史无前例折扣,原油价格每桶下调6至8美元。

  同时,沙特计划下月将石油日产量提高到超1000万桶水平。沙特官员说,在必要情况下,沙特甚至可能把日产量提高到创纪录的1200万桶。

  一些市场分析师认为,沙特正发动一场“全面价格战”,着眼点由“限量维持油价”调整为“增量保市场份额”,令市场预期发生重大转变。当前,国际油价同时承受三方面压力:一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已显著遏制原油需求;二是沙特主动大幅降价,可能引发产油国跟随,竞价更激烈;三是沙特大幅增产原油,加剧供需失衡。

  《金融时报》援引能源分析师鲍勃·麦克纳利的话报道,原油市场正遭遇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糟糕的基本面,“需求崩溃和供应激增同时出现,非常罕见……油价崩盘才刚刚开始”。

  高盛8日预估,年初还在每桶66美元的油价今年二三季度可能跌至每桶30美元,甚至不排除今后数周内短暂下滑至20美元的可能。

  中枪大国各有算盘
  此次原油市场动荡涉及沙特与俄罗斯的不同战略考量。按照美国彭博新闻社的说法,俄罗斯拒绝限产意在向美国页岩油产业宣战,沙特增产降价意在通过短期阵痛促使产油国重回谈判桌。

  消息人士说,俄方在产油国部长级会议上明确表示不再限产,认为在需求萎缩之际,限产只会让美国页岩油产业渔利。俄罗斯过去数年限制原油产能,让美国页岩油趁机扩大全球市场份额。

  虽然沙特宣布增产是为了回击俄罗斯,但此举势必将搅动全球原油市场,除俄罗斯外的其他产油国“躺枪”。奥安达公司资深亚太市场策略师杰弗里·哈利说,美国页岩油和加拿大油砂将迎来噩梦般的一年。

  澳大利亚阿克西公司首席市场策略师斯蒂芬·英尼斯也认为,沙特的震慑战略将把石油市场推入一个极度不确定的时期。“俄罗斯止步不前是一回事,沙特提高产量则是另一回事”。

  《金融时报》认为,沙特显然有意惩罚俄罗斯,佐证之一是它对欧洲市场的降价幅度最大,而欧洲是俄罗斯的主要原油出口市场。

  彭博社推断,沙特的策略可能是以最快、最突然的方式给其他产油国造成最大痛苦,迫使它们回到谈判桌并同意减产,随后迅速降低产量以扭转供需格局。

  影响地缘余波待显
  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成为影响能源市场走向的重要因素。欧佩克早些时候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2020年尤其是上半年全球经济和原油需求带来重大负面影响。

  不少分析师认为,沙特的增产策略能否促使俄方妥协仍是未知数。原油供给及价格走势的剧烈波动如果持续,将对全球经济乃至政治格局产生影响。

  “这样的事件可能比贸易摩擦更具全球冲击力,因为石油涉及世界经济的太多方面,”欧亚集团能源、气候和资源总监罗西泰什·达万告诉彭博社。

  经济方面,委内瑞拉、伊朗等财政状况不佳的产油国预算将进一步萎缩;美国页岩油产业将遭受2014年以来的第二次冲击;油价长期走低甚至可能减缓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进而阻碍各国气候政策推进;油价对通货膨胀影响广泛,可能令全球央行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努力更加复杂化。

  政治方面,原油市场动荡带来更多疑问:财政收入骤减,一些产油国的政治、经济及社会稳定是否恶化?美国已由原油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势必受到油价暴跌冲击,力挺能源产业的特朗普政府将如何应对俄方动作?失去能源共同利益束缚后,俄罗斯与沙特在中东的地缘政治分歧是否激化?

  背景链接
  沙特曾不止一次通过增产或者降价争夺市场。早在2014年,沙特曾为了与美国页岩油争夺市场份额而调低原油售价。在这场价格战中,全球油价从每桶100多美元的高位“跳水”。当时美国页岩油被逼近成本红线,压力骤增,沙特也受累于油价持续下跌带来的财政紧张,外汇储备快速下降。

  .杭.州.日.报